다국어 지원

特别策划 从自由学期制迈向自由学年制

从“泛学式教育”到“自发参与、共同学习的教育”

自由学期制的现在和未来

今年是自由学期制全面实行第三年。自实行以来,学校通过扩大以学生为中心的课程规模,收获了引导学生积极参与课程、实行以过程为中心的评估等众多值得肯定的成果。那么,自由学期制为学校的教育带来了哪些变化,其意义在哪里?为了完善这一政策,还有哪些课题有待解决?

文•李昌宇 (首尔市教育厅教育革新科初高中体系改善组奖学官)

发现理想和才能的学生参与型课程

2013年起在全国42个研究学校试行的自由学期制,自2016年起在所有的中学全面实行。作为上一届政府的代表性教育政策,自由学期制一度面临政权交替后可能消失的危险。好在随着当局再次将其纳入国政课题,今年才得以迎来全面实行第三年。

自由学期制是给中学学生一个学期的时间,让他们摆脱课业负担,通过讨论、实习等学生参与型课程和前途探索等各种体验活动,发现理想和才能的弹性教育制度。制度在新增的《中小学教育法施行令》第四十四条(学期)第三项及第四十八条二(自由学期课程的运营方法等)等法律制度支持下实行。

自2018年起,中学自由学年制以希望学校为中心实行。教育厅支持学校在综合考虑自身条件和各成员的意见后,自行决定自由学期制的形式,即仅将中学一年级的一学期设置为自由学期(自由学期制)还是将两个学期均设置为自由学期(自由学年制)。

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要求教育跳出单纯传授知识的模式,把学生培养成为“终身学习者”。同时,也要求课程实现转变,摒弃以往以“睡觉的教室”、“无精打采的学生”等为代表的非正常教学风气。在实行自由学期制的一学期时间内,如果要调整教学内容和创意性体验活动的时间、满足170小时以上的自由学期活动要求,必须重新编排已有的教育课程。在这样的重新编排基础上,教师得以跳出应试的枷锁,尝试一直以来想尝试却不被固定的教育课程框架所允许的多种教学及学习方法等,并借此过程引导出课堂教学的改善方向。

改变学校教育的出发点

自由学期制旨在实现从“泛学式教育”到“自发参与、共同学习的教育”的转变。让学生以课程主体的身份参与有意义的学习过程,即学生参与型课程正在日渐成为趋势。这样一来,学生就可以摆脱背诵教师单向输出的知识和被动学习的模式,自行选择自己需要和关心的领域,并独立或者和朋友一起完成学习过程。由学生积极参与完成的课程、协同学习、讨论课程和实验、实习等以学生为中心的课程也在日渐普及。学习方式的如此转变和课堂教学的改善亦带动着评估方式的变化。

自由学期制期间,评估学生的方法不再是期中、期末考试这些一刀切式的纸面评估,而是采用和以学生为主的课程相结合的过程中心式评估。摒弃以分数论高低的应试模式,采用观察学生的学习过程并考虑到学生成长和发展的指导性评估方式。教师则需要承担起教学中的观察者和推动者的角色,观察学生的学习状态,并协助学生准备下一阶段的学习、形成自我主导型的学习态度。以往认为满足教科书规定的必要内容、教师的说明和背诵要求、考试等条件才可称为学习,而自由学期制正是打破这种固定观念的一次契机。

自由学期制仅在小学中学十二年、共计24个学期中的中学一个学期中实行。虽然不过短短一个学期的时间,但如果学校和教师、学生和家长,以及地区社会尽全力追求一个学期内的彻底改变,那么就能够成为积极改变学校教育的出发点。自由学期制所注重强调的教育课程重新编排、教学和评估方式的变化、学生选择性自由学期活动、前途探索等内容,都是很早前就开始推进的教育活动。和已有的各方面构想相断节的政策,在自由学期制这个框架基础上,正在有机地结合起来。

通过自由学期制,学生们摆脱了“只有一个正确答案”的思维方式,了解到“多种解答”存在的可能性。我们很难一言断定在一个学期这个相对较短的时间内实行的自由学期制会有多大效果,但它无疑能够推动学生未来核心能力的养成。

当前的自由学期制是个尚不完善的政策,它的中长期扩散和质的提高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和探索。只侧重于实行的难处和不足、缺陷,任何政策都无法正常展开。只有共同努力,不断完善不足、弥补缺陷并减少实行错误,才能从自由学期制迈向自由学年制。

맨위로